萝莉控Z16

舰娘提督Z16 02

初识提督府

“就是这里吗?”z16抬头看了看那个破旧的大门,嘴角轻轻的抽动了一下。大门上“提督府”三个大字早已破败不看,摇摇欲坠;从大门望去,里面的那些设施不说十分破败,但也可以说是有些年头了。踏入这个提督府,提督和z16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提督府的破旧:餐厅因为年久失修早已塌毁,提督楼虽然没有倒塌,但是那破败的外观实在难以让人有在其中办公的欲望。这个提督港之中少数完好的建筑,也就只有舰娘宿舍,建造船坞,澡堂和装备室了。

“真是破败呢……”提督放下行李,叹了口气:“看来我们有的忙了。”随即他又看向z16:“真是对不起,看来你暂时不能休息了……”

“真是的……”z16嘟囔道,“好不容易可以休息的说……”

“这也是没有办法啊。”提督抱歉的冲着z16笑了笑,随即卷起了袖子:“从提督府开始修复吧!”

“好吧。”

不得不说,z16虽然在嘴上一直抱怨,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减。没过多久,提督府便初具规模了。

“呼啊!终于完成了!”z16和提督看着在外观上已经有了天翻地覆般变化的提督府,长出了一口气。

“晚……安……”z16终于支撑不住,靠在提督身上睡着了。提督看着她,轻声说道:“十六你毕竟还是孩子啊,今天一天真是辛苦你了……”随即背起z16,向着舰娘宿舍走去。


舰娘提督Z16 part 1 01 初来乍到

“轰隆 轰隆 轰隆 ”

车轮碾压铁轨,发出有节奏的轰鸣声。z16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提督,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港口啊……”

坐在z16对面那位被称之为提督的男性闻声抬起头,看了看窗外回答道:、

“一个半小时,大概。”

随后有低下了头,不知道他是在思考问题还是在假寐。

“真是,又是这样……”z16小声嘟囔道。在旅途中,类似的问题她已经问了不下十遍。“提督真是无趣…………”

实在经受不住这无聊的气氛,z16倚着窗户,沉沉睡去。

“喂,起来了,该下车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z16只感觉有人在摇她的肩膀,耳边响起了提督的声音,睁开眼睛,只见无奈的看着自己。

“我们到了?”轻轻的揉了揉眼睛,z16问道。

“早到了了!”提督说道,“而且现在车上就只有你和我了!”看着一脸睡意的z16,提督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诶!到了吗!”z16听说已经到了,激动的跳了起来。“那么我们走吧!”

收拾好行李,提督和z16一前一后,大包小包的走下了列车。刚下列车z16只觉得一股刺骨的寒冷扑面而来。z16不禁缩了缩身子,抬头问道:

“提督,我们这是在哪里啊?”

“南极。”

“………………”

z16无语的看了看提督,又问道:

“那提督府呢?”

“大概朝着这个方向走上几公里吧。”

提督看了看地图,然后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哎……各位,我们战舰少女台服见!


【海战舰少化】我们回家

“嗡嗡嗡……”

飞机引擎的轰鸣在空中回荡,炸开,如同成群的蝗虫掠过原野般震荡。

北安普顿丝毫不敢放松,神色紧张,死死盯着空中的正在上下翻飞的机群。

她知道,再过不久,那道由F-4F组成的空中防线就会连自保之力都散失殆尽,陷入真正的绝境,被猛虎般的日出之国飞机撕裂歼灭绝碎。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还真的可以保护好身后那个自己深爱的人吗?

想到这里,她握紧了手中的猎枪——她的第三炮台。

“啊拉,北安亲不要那么紧张嘛……”

正在分神的这段时间内,她双肩一抖,不知不觉中,一双纤细的手已经搭上了她的肩膀。

大黄蜂,不知何时已来到了她的身后。

“大黄蜂,我……”

北安普顿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大黄蜂抢先一步,出手,嘴巴被直接捂住。

“我相信,北安你一定可以保护好我的,不是吗?”

大黄蜂在北安普顿耳边轻语道。

大黄蜂……你离我……太近了……

这种甚至可以用‘亲密’来形容的间距,让她从心中感到一股无由的温热,北安普顿的双颊翻上一抹绯红,心里也变得飘忽不定。

几乎是在同时,大黄蜂突然微笑着,仰起头,在她的脸颊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

随后,在她的尖叫声中,大黄蜂飘然而去。

“真是的…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没有一个正形……”北安普顿小声抱怨着。

“我方防空圈被突破!重复,我方防空圈被突……”

北安普顿沉浸与这种淡淡温柔感,突然,急促的呼救声打断了她的心绪。

电台里传出飞行妖精紧张的声音,随后,一阵更加令人头皮发麻的噪音就覆盖了一切。

正沉浸在小幸福里的北安普顿连忙找回状态,抬头,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日出之国的飞机已冲入F-4F的防线,并将其撕开缺口,如同狼群飞蝗般上下缭绕。

其中,几架飞机已冲过安全区域,迅疾的向她们笔直飞来。

“敌——袭——!!!”北安普顿立即大吼。

舰装上的副炮和高炮响应这阵呼唤,向前对敌,同时迸发出了死亡的嘶吼。

子弹被火舌拖着朝空中倾泻而去,激烈的轰炸反击就此展开。

炮攻展开,火网交织,不多时,气焰正盛,刚刚冲过防线的敌机便锐势顿减,一架接一架败下阵来,拉着漆黑的尾烟坠入海中,但是,北安普顿却并未因此而流露出兴奋,而是更加担忧,锁紧了眉头。

因为,空中的机群根本不见减少,甚至,还有逐步增加的倾向!

很明显,敌人这次是势在必得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咆哮着,不停的攻击着那些本子国的飞机。

此刻,哪怕是多击坠一架敌机,大黄蜂安全的可能性就会多一分!

“你一定会保护好我的,不是吗?”

大黄蜂之前对她说的那些话,依然在她脑海中回响。

大黄蜂,你一定不要有事啊!

突然,北安普顿只感觉内心一紧,机械的转过身去,只见数十架本子国的飞机正在围攻着大黄蜂。数枚炸弹伴随着利啸落向大黄蜂。

“大——黄——蜂——!!!!”

她尖叫着,疯狂的催动着自己的推进器朝着大黄蜂的方向赶去。只要再快一点!只要在快一点!北安普顿在心中疯狂的喊着,只要在那些炸弹落下之前推开大黄蜂!可是……

“轰————!!!!!!!!!!”

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北安普顿伸出的手凝固在半空。身上的力气仿佛被瞬间抽走。她只觉得膝盖一软,瘫坐在海面上……

为什么我总是一次一次的错过?

为什么我总是不能保护好你呢?

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她带着哭腔喃喃道:“骗人的....吧?”

巨浪散去,出现在北安眼前的是大黄蜂依旧站立的身影,只是她的衣服已不再整齐,提着飞行甲板的手臂上亦满是血迹……

“大黄蜂!!!”北安普顿悲号着,不顾一切的冲向大黄蜂,把她搂入怀中:

“太好了,你……你还活着……”

“嗯……小心!!!”

大黄蜂突然猛地推开北安普顿,在北安普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枚鱼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大黄蜂!

“轰!!!”

水花四溅,大黄蜂的双腿又多出了数道伤痕,这一次,她在没有力气站直身体,缓缓地坐到水面上。

“不要再继续了!”北安普顿疯了似地冲到大黄蜂面前,

“走吧,大黄蜂!我们,回家!”

飞快地收起猎枪,北安普顿带着哭腔,拉起了大黄蜂的手。试图搀扶着大黄蜂离开。只是北安普顿还是低估了大黄蜂的的重量。她只觉得身体一沉,速度也瞬间降低了数倍。

“不要!这样你也有可能会被炸沉的!快放开我”

大黄蜂一惊,连忙想要推开北安普顿,但是她的肩膀,却被北安普顿紧紧抱住:

“生,死,与,共!”北安普顿一字一顿的回答道。但是转而她又笑着调侃道:“大黄蜂,你……减肥了啊……”但是在她的语气之中,却丝毫听不出任何轻松之意。

“嗯……我回去就减肥!”大黄蜂哽咽道。但是心里,却莫名的,弥漫出一种感情,名为“感动”的感情……

日出之国的飞机依然漫天飞舞,北安普顿的副炮和高射机枪也依旧在嘶吼,但是此时,一种名为“幸福”的气氛,却慢慢在这二人只见弥漫开来……

“北安……”大黄蜂突然在北安耳边耳语道,“我,爱你……”

“我也是……”北安普顿小声的回答道。听到自己心爱的人亲口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她的脸上又一次爬满了红晕。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一次我们可以回得去,那我们就结婚吧!”

大黄蜂小声的,吞吞吐吐的说道。其他人根本想不到吧?一贯沉着了,冷静,坚强的她,居然会说出这些话!不管怎么说,这种情况下,她们二人活着回去的机会简直是微乎其微!

“好!我们,一定可以回去的!”北安普顿坚定的回答道,抱着大黄蜂的手更加用力了。

大黄蜂,我一定会带你回去的!北安普顿下定了决心。

高空中,一架被打掉后半截机身的日出之国飞机正摇摇晃晃的朝大黄蜂的全通甲板飞去。驾驶舱内,一个妖精看着自己怀中一张小女孩的照片,流着泪喃喃道:“理子,爸爸……回不去了……”随后她收起了照片,一边大喊着:“大日出帝国万岁!!!!”一边驾驶着残破的飞机撞向大黄蜂的甲板。大黄蜂只觉得右手中一股大力袭来,随后爆炸和火光便出现在了她的甲板上。

“啊!!!!”大黄蜂惨叫一声,偏头一看,只见她整条右臂基本都被鲜血所覆盖,还有好几片飞机的碎片插在她的手臂上。“大黄蜂你没事吧!”北安普顿紧张的问道,想伸出手帮大黄蜂拔出那些飞机碎片,却被大黄蜂阻止了。

“我可是永不放弃的大黄蜂呢!嘶——”大黄蜂一边拔着嵌入肉里的飞机残骸,一边安抚这北安普顿。但是剧烈的疼痛还是让坚强的她时不时的倒抽一口冷气。

“对……对不起……大黄蜂……我没有按照约定,保护好你……呜呜……”

“没事,北安你已经很努力了不是吗?”大黄蜂用还能称得上完好的那一只手拍了拍北安普顿的肩膀安慰到。


天空中的飞机越来越多,北安普顿也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她的副炮早已沙哑,唯有高射机枪还在发出单薄的吼叫,不停的有来自日出之国的战机丢下航弹。经管北安普顿已经带着大黄蜂尽力躲闪,但是因为速度的问题,但是还是有两枚航空炸弹落在了大黄蜂的身上!她的身上早已涂满了海水、血液、汗水的混合物。估计……这一次是回不去了吧……大黄蜂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平日里沉着,坚强的她,居然萌生出了放弃的念头。

“噗……噗……”

两声重物入水的声音引起了北安普顿和大黄蜂的注意,偏头看去,只见两条白痕冲着大黄蜂冲来。鱼雷!北安普顿一惊,连忙改变航线,想要带着大黄蜂躲开那两枚鱼雷。可是,她们太慢了!5节的航速让她们失去了躲避鱼雷的能力!鱼雷飞快地追上大黄蜂。其中的一枚鱼雷非常凑巧的从大黄蜂的脚底穿过,但是另一枚鱼雷非常精准的命中了大黄蜂的腿部舰装!她只觉得脚底一麻,随后,血花飞溅!

大黄蜂的双腿在刚才鱼雷的爆炸中,断了。骨茬从体内刺破皮肤,鲜血飞快的流出,染红了这一片的海水。这一次……真的是回不去了呢……大黄蜂惨然一笑,松开了搭在北安普顿肩上的手,临了,还用力的在她的背上退了一把。

“大黄蜂——————!!!!!!!”

似乎意识到大黄蜂下一步想要做什么,北安普顿大声的叫着爱人的名字,转身想要拉住大黄蜂的手臂,但是却抓了个空。

“活着……回去……!”大黄蜂抬起头,眼神凌厉凌厉的看着北安普顿。北安普顿心里恨啊!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小!恨自己为什么没办法保护好自己的爱人!但是,一切都晚了…………凭借这样破烂的身体,大黄蜂是不可能活着回到港口的!可是即使这样!北安普顿还是不愿意放弃…………那最后一丝可能…………

“代替我……好好活下去……”大黄蜂看着北安普顿布满泪痕的脸,柔声道,“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的……我向你保证!”

“嗯……一定要回来啊!!!”

“好了,快回去吧……我的妖精们……就……拜托你了……”

“嗯!”

北安普顿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大黄蜂后,转身离开了大黄蜂。晶莹的液体不断从脸颊向后滑去,形成两条银线。她舰装上的高射机枪依然攻击着大黄蜂上空的机群。为了大黄蜂好好活下去,这是此时支撑她不至于崩溃的唯一信念……

看着北安普顿离去的身影,大黄蜂笑了,轻松地笑了。只要她能回去……就足够了。天空中的飞机越来越多,一枚枚重磅炸弹砸在她身边了海水里,溅起巨大的水花,海水中的血色也越来越浓…………………………